OOC是我的名字,PWP是我的姓氏。

我只是想告訴大家我文筆很爛,
而且還只腦不產。

暗巷(特工背景PWP 短一發完)

新手自割腿肉手機產糧😂

其實就是發現自己千萬个腦洞中竟然完全沒想過六字情話,所以就有這篇了w

有很多莫名其妙搞不懂的情節,廢話非常多但車的描述很少很少很少,反正只是PWP⬅撩了就跑

不爽的小車車

我,一个天邊最燦爛的煙火。

kaku_涂点什么_:

撸一发最近鸡血上头的空军组,存图的时候右边对话截到:出任务…我[喵喵]床[喵喵]上[喵喵],简直太不好了♪───O(≧∇≦)O────♪发这里一份,Loft第一个po。

致文手——说给自己

互勉之。一个大綱型選手每天都在憋文的大海里掙扎_(:з」∠)_

AKA-1:

刚刚看了一个文手太太的感慨,“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。”


不免也有一些感慨。


说真的,每一个文手都是希望自己的文字被大家喜欢的,所以相信大家都是会珍惜每一个热度,仔细看每一条评论,然后思考如何回复大家的评论。


先要和大家道歉,原谅我一直以来的无病呻吟。听过这样一个故事,老舍先生阅读非常快,然后就人问,说你看书看那么快,你看懂了吗?你看明白了吗?你怎么那么快呢?然后老舍回答说这个不赖我,赖书,就是你有本事你别让我翻那么快。


是啊,不赖人,赖文章。有本事就写出让大...

突然腦洞並不會寫(是沒有能力寫OTL

柯扮豬食老虎 一个裝O的A 知道自己是同/性/戀(喜歡alpha的alpha)但是礙於性別實在太難找對象 於是變/裝+噴信息素假/扮omega 柯的好皮囊當然勾/引對象很順利 但是上到床才發現由壓人變被壓 被他騙的人就覺得坑爹啊 慢慢損壞了名聲 甚至有人覺得應該逮/捕柯

法是沒分化的警/察 接手了這個案件 覺得這麽个搞/亂/秩/序的小孩就應該好好教/育一番 於是以/身/犯/險(?) 噴上了信息素假裝A來抓這個小/妖/精 接下來就是老套的互相吸引 所有資料吻合但法被迷得還是懷疑一切(相信了眼前的柯是個真的O 而不是那個惡/名/昭/彰的犯/罪/者)那接下來當然是開車 柯還以為又吃到个帥哥 做的過...

@SatūRN 我明明打了一大堆但好像被吞評了QAQ 只能這樣跟太太交流腦洞了希望不會再吞吧orz

lof是跟外地網線有仇吧經常刷不出圖片太痛苦了(狗頭伸舌.jpg

空軍組現代AU小段子

「在吃糖?」

「嗯。」Collins心不在焉地回答,只顧欣賞風景,毫不在意自己在等著跳三百米蹦極。

Farrier突然扳過Collins的頭,用舌頭撬開雙唇,偷了對方的糖果,分開時還用力吸吮水潤的嘴唇。

「檸檬味,不錯。」

「還給我!」

Farrier把糖果咬在嘴邊,「你拿啊~」

深深不忿的Collins迅速把手按在男人後頸,含住了對方豐厚的嘴唇,成功奪回酸甜的味道,還狠狠盯着對方把硬糖咬个稀巴爛。

Farrier輕笑,覺得這人就像被搶了食物就跳腳的小狗,毫無自覺做了撥動年長男人心弦的事情。

然後他們雙雙跳了下去,感受腎上腺素的刺激,被優美風景包圍的美好,一起飛翔的親密。...


香港沒有70mm 也沒有laser imax teaser1一堆士兵回頭那畫面看不了煙ㅠㅠ
而且都沒想到這片原來有dbox 空戰一定很讚 然而趕不及去看嚎啕大哭😭😭😭😭😭

© XYZ | Powered by LOFTER